主页 > A生活吧 >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 >
2020-07-30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当提到 NII 产业发展协进会,可能大家对这个组织很陌生,但是提及 ICANN 的话,以及吴国维,对网路有点概念的人可能会有些印象。NII 执行长吴国维也是 ICANN 的董事,提及吴执行长往往也有种台湾之光的意味。这次 NII 办「域名新时代的公共利益」座谈会,希望能在台湾带来更多关心网路议题的人参与。

这次的座谈会,吴执行长一开始谈网路的治理架构,介绍 ICANN 的组成,以他自己为例子,他是从 APNIC 选出来的代表,很幸运参与竞选,在各方支持下,或者说是原先的理事被人看不爽拉下来,而顺利当选,如今也做得不错而能连任下去。

各国管理国家顶级域名 (country code top-level domain, ccTLD) 的单位各不同,由于有国家的代码在里面,所以可视为某种政府的象徵,但是常常看到是民间组织的型式营运。像是新加坡由电信机构成立的组织 SGNIC 管理,而台湾则类似日本,由政府和电信商组成的 TWNIC 来营运。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哈佛法律学者和网路行动者 Lawrence Lessig 提到有网路之后变动的架构

如何与「网军」打交道?

最近很流行政府与网路社群打交道,纷纷举办多场研习会,想办法让官员了解网路生态。吴执行长说当违反网路的秩序,「网军」会来骂你。在网路上并非没有秩序,而是自成一个体系。

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射频与资源管理处处长陈子圣表示,他们不会太干涉网路的状况,会採用低度管制的方式管理网路,对网路他们的态度是兴利为主。

了解并且参与的网路治理

也许是从独裁统治出来还没过多少年,台湾人常常会积极了解规定是什幺,却鲜少参与规定的制定。网路中文资讯公司董事长刘莘相说,他这几年为了做生意而去参与 ICANN 的运作,而有如此感慨。台大法律学院院长谢铭洋则以大陆法系、海洋法系,来看台湾不大容易形成共治的结构。网路的规距形成比较接近海洋法系,用判例形成日常生活的法规,台湾的法律体系是师承大陆法系,由成文法构成。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台大法律学院谢铭洋院长

在台湾相对欧美比,对法律的认识很不一样,你在台湾常常动不动就说来立个法吧。以台湾人习以为常的选举制度来说,到台湾就变调了,恶质选风、贿选传闻不断。法律有不足之处,可以有其他方式处理。行政单位常常讲依法行政,但其实有很多行政手段可以使用,一样可以达到规範的效果。法律在台湾变成懂法的人玩弄的工具,或者是行政单位不想处理时的託词。

Domain name是否该由 NCC 来管呢?立委看到 TWNIC 赚不少,想叫他们缴钱回国库。与电信线路相比,电线线路有公共性,国家因此对电信有监理权力。但网域则不是,网域的管理是跨国家的状况。全球相关权力者得花费功夫讨论。

台湾的特殊国际状况,让很多稀鬆平常的国际场合,台湾得用特别的名字参与。但在 ICANN 参与很平等,能够用台湾的名义参与。要开会只要能飞到开会场地就行了,要能投票则要缴钱。你自己要找到参与的目的,想要做的事情。

域名的生意经,从城市行销看 .taipei 的顶级域名

从座谈会出席人数来看,域名分配衍生的域名买卖生意其实并不怎幺鼎盛。刘董事长表示全球有 70 亿的域名生意市场,但在台湾看这次活动的参与人数,域名买卖的活络程度还好,所以他做这门生意要计算今年亏钱的规模。

但新的顶级堿名却有可能改变状况。去年 3 月时 ICANN CEO Fadi Chehade 来台湾并且演讲,提及新的顶级域名开放申请,将会开启新的可能,比方说城市可以注册其城立的顶级域名,行销自己的城市。台北市政府申请 .taipei 的顶级域名是从兴利而非防弊的角度来看,所以想申请的人或单位不必在台北市。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.taipei 的顶级域名开放申请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台北市政府的网站都陆续用了 .taipei 顶级域名

不过台北市政府资讯局专门委员郑信一坦言,以台湾域名市场不大现况,台北市 ,taipei 顶级域名会吸收大部分的申请者,其他县市如果要申请恐怕会被排挤而申请的人数不多。以全台政经集中的台北的工商状况来看,恐怕也只有台北的公司或组织有办法申请 .taipei。

网路是怎幺运作?网路治理议题与新顶级域名

台北市政府资讯局专门委员郑信一

域名的分配与管理很有趣,而且攸关网路的运作。虽然在台湾的域名交易或是关心此议题的人少,但是仍然非常重要,需要投入关心。